詩篇第五十一篇


繡 51:1〔大衛與拔示巴同室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作這詩,交與伶長。〕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繡 51:2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
繡 51:3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繡 51:4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繡 51:5我是在罪孽堨耵滿A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繡 51:6你所喜愛的是內婺蛫瞗F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能。
繡 51:7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繡 51:8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繡 51:9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繡 51:10 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堶戚奐s有正直〔或譯:堅定〕的靈。
繡 51:11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繡 51:12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
繡 51:13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順你。
繡 51:14 神啊,你是拯救我的 神;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繡 51:15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繡 51:16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
繡 51:17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繡 51:18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繡 51:19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拾珍


? 詩五十一4 ?「我向你(神)犯罪,惟獨得罪了你(神)。」

瞻j衛並沒有說,他得罪了烏利亞,或者拔示巴。當知道人每一次犯罪,第一個被得罪的是神,不是人;被得罪最多的是神,不是人(例如人將你家堛漯F西打爛了,第一個被得罪的是你,不是你的東西。)賣耶穌的猶大,罪也認了,錢也還了,在人一方面都作清楚了,可是他還是滅亡之子。並非說不該彼此認罪,彼此認罪(雅五16)是該的,但是在神面前的對付,該是更重於人和人的對付。千萬不要讓我們倒置。


? 詩五十一17 ?「憂傷的靈」,英文聖經譯作「破碎的靈」。一件貴重的磁器,買來作禮物送人,頗值得人的鑒賞。倘若碰破或跌碎了,斷不能把它拚起來送人,就是送,人也不要。但是神卻特別喜悅我們破碎的靈。大衛有這經驗,所以他說:「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楊浚哲《新陳果子》


? 詩五十一18 ?神善待的錫安,建造的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預表全體的教會,錫安山預表教會中的得勝者。耶路撒冷的保障是在錫安。論合乎神的心意的,就稱為錫安。論猶太人的失敗和罪惡,就稱為耶路撒冷。神從來都是讓耶路撒冷被踐踏,卻保守錫安。耶路撒冷有新的,錫安卻沒有新的。因為錫安從來不會舊。耶路撒冷的特色、生命、祝福、建立,都是從錫安得著(王上八1;詩一零二21;一二八5;一三五21;賽四十一27;啟十四1)。



我有罪了(五十一1)

礎b這篇驚人的詩中,差不多每一個字都會使我們留心。它所說的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也是普世性的;它是一首群體的詩歌,然而是由一個人所寫成的。詩的標題提供我們明白它的必要鑰匙。

職a著舊約時期獻祭制度的幫助,除了兩項罪外,所有罪都可以補贖。這兩項罪是:(一)謀殺,和(二)強姦和亂倫。此兩項罪的兇殘性是同等的,謀殺引至身體的死亡,強姦引至靈魂的死亡。有這樣的估計,現今我們大部分的青年吸毒者在他們孩童時曾受過性襲擊,這心理失常的現象,可能來自母親與兒子,父親與兒子,雖然如一位專家所宣稱,父親與女兒性的暴行可能性最大。在摩西律法中,亂倫也可以包括姊妹間、兄弟間、兄妹間,和人獸間的性關係。我們剛引述過的專家補充說:「亂倫撕掉了一個青年人自我尊嚴的素質。」正如強暴引至謀殺,犯罪者在青年時也常常只是被喝醉或性發狂的父母所侵犯。

簡{在,拿單用小羊羔的比喻來引發大衛良心發現的就是這兩項罪(參撒下十一2-十二15)。這位偉大但又邪惡的人,這位上帝的「兒子」,「以色列中的好歌手」,將自己放在上帝曾選擇賜予赦免和更新的範圍以外。當我們明白偉大的先知,如何將上帝與祂子民以色列的特別關係,描述為立約的婚姻時,我們便明白上帝行動的意思。上帝是神聖的丈夫,以色列只是屬人類的新娘。但是假若新娘實在「與其他的神靈(或丈夫)行淫」,正如她常常作的一樣,以至造成她與她可愛的丈夫離婚,這樣很簡單,上帝便不能作什麼使她回轉。因為她已破壞了與祂所有的關係,再沒有任何接觸點可以留下了。

瞻j衛已使自己與上帝「離婚」,拒絕接受上帝立約的愛,他相信能比上帝更佳的管理自己的生命。但是現在拿單的比喻使他重新發現自己,他看見沒有什麼是自己能作的,只有將自己投進上帝的慈愛堙C這首感人的詩告訴我們,當大衛如此行時,他的心情是怎樣的。這是可等寶貴的事,他的懺悔後來成為以色列禱告文的一部分,也成為今日宣講福音的一部分,就是上帝偉大的愛的好資訊。

繡痐H開始時,與今日的心理治療員或社會工作者,何等的不同。他們通常從我們內心經歷作開始,引導我們嘗試面對我們的道德問題,承認我們錯誤的行為事實上會影響社會,使它變壞,我們甚至會觸犯社會的法律。但是詩人超越所有這些人類和道德的考慮,他使我們的心思直接轉向上帝。有一些地區的權威禁止他們的社會工作者,在危急情況下給人指導時,介紹「上帝」這名詞。但是拿單沒有這樣保留。他幫助大衛直接向上帝申訴,他破壞了祂的約。因此大衛將自己投進上帝的慈愛堙C祂在律法中沒有制定規項,處理那些摩西的律法稱為「用高壓手段的罪行」。那是一幅引人注目的圖畫,這些字給予一種意圖刻意的去陷害他人!

礎]此,大衛(甲)向上帝的hesed申訴,祂那不動搖立約的愛,申訴基於人雖然破壞了立約的一方,上帝永不會破壞祂的一方這事實上。(注意希伯來文「過犯」的意思是破壞立約的關係。)然後,(乙)他向上帝的「母愛」申訴──因為一位真正的母親永不會失卻她對孩子的愛,那孩子曾是她身體的一部分?慈愛一詞是來自「胎」這個字。因這緣故,我們用這方法來翻譯它。(看緒論中討論hesed和母愛這些字──立約的上帝)

洗淨我(五十一2-5)

臏鷁M他知道他是有罪,雖然他因自己的思想吃驚,他將自己置於界限之外,在上帝的約之外,然而大衛仍記得上帝,或者,最低限度,他宮廷的牧者拿單提醒他有關上帝的事。這是教會的使命與社會工作者的不同之處。我們注意到大衛所用的言語,是人在界限之外時普世的經驗。他感到汙穢,道德上而言是淋瘋人。看來利未記描述所有皮膚病的潔淨方法只是為他而設的(利十三章;耶二22)。偉大的佈道家葛培理告訴我們,他相信他那超過百分之九十的悔改者,他們在青年時已接受過洗禮。這即是說,他們已開始他們的生命,享受在約中所有的好處。因此,當他們「在界限之外」,在失喪之時,一位「拿單」跟他們談話,他們基本上知道現在應向那方轉回。

繚矰j衛如此呼喊時,上帝突然變得對他非常真實。現在他面對上帝和他的罪,他的淋瘋感覺,因而他感到能告訴上帝關於這一切事。他承認(甲)實在破壞了約──噢,多麼可怕!因為(乙)他迷糊的留意到他曾失去與上帝真實的相交(正如第三節名詞的意思)。因此,他認識到,(丙)因為他現在是在立約的界限以外,他基本的罪是輕蔑上帝的慈愛,和簡單的說,轉背不順從上帝給他生命引導。

禮畯怐`意到,大衛毋須承認他侵犯鄰舍的罪,他曾侵犯烏利亞這位誠實的軍人,一位從異教悔改,敬拜慈愛的上帝的人,而大衛並沒有向他表示這愛。他也毋須承認侵犯拔示巴的罪,她是上帝子民中一位無助的婦女。他只是侵犯了上帝,因為上帝曾計畫給這兩人豐盛的生命,事實上,上帝在創世以前已如此為他們計畫。這是第四節的意思。

瞼u有上帝知道罪惡直正的邪惡特性,也知道罪惡的行動所帶來的後果。一個人因一時忿怒殺了另一個人,他沒有想到他行動的後果,影響日後那寡婦的心理和她孩子不平衡的情緒。或者,醉酒的父親,他「使他幼小的女兒露體」(如利十八章所寫的),事實上他要負起下一代以後兒女的玷污的責任,甚至禍及「第三及第四代」,正如第二誡所宣告的;按照歷史的事實,像我們在撒母耳記下讀到的,大衛感染了他所有兒女,使他們染有暴力和貪欲的罪。但是,在這篇詩中,他學習到兩件事;(甲)上帝在祂無限的慈愛堙A能夠並且會赦免那些甚至會使罪人脫離與祂團契和毀壞他人生命的罪惡;然而,(乙)那些罪惡的影響力仍會在以後的世代中感覺得到。這是罪的可怕,但在祂的智慧中,上帝預定祂的約,不單包括我們,也包括我們的兒女。

礎b第四節,大衛承認他曾破壞了上帝的約,這約意指包括他的兒子,他也宣告上帝的審判是清正的。跟著,他認識到原罪的真實性。性行動並不是罪惡,絕不是。性是上帝的好意。因為藉此,並且上帝參與在其中,男人與女人在一起,能夠作上帝所作的事,就是創造(參看創四1)。現在,在第一節描述上帝的慈愛的字,是由「母胎」這名詞而來,因此,在生產孩子時,夏娃能經歷我們所聲稱的「母愛」。這是一種特別的愛,只有女人才能知道,並向她體內的孩子顯示出來。夏娃,一個女性,她知道母愛,上帝也知道母愛。所以性和人類的出生,怎麼能認為是罪惡呢?反之,大衛所說的是,他是從有罪惡的父親和母親而生,他們也是從罪惡的父母而生。因為所有的男和女都是罪人。因此,上帝在大衛和他父母身上的審判是完全公義清正的。

潔淨我(五十一6-12)

穡さ磥W,上帝喜愛內堙u誠實」,即是說,真實和完全。大衛知道以前那種童真的個人化的認罪是表面的。他繼續說,因此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能。換句話說,他實在如此求:「給予我一個新的人格,一個能醒覺在立約中我與你和他人關係的人格。」

礎b自我厭惡中,他再一次用律法的言語,請看利未記十四章,有關清潔皮膚病的規矩;出埃及記十二章廿二節,在逾越節作為保護用的灑與血;和以賽亞書一章十六節,另一種需要清潔的道德意義。他在說:「我感覺汙穢,求你潔淨我,因為我不能為自己如此作。求你使我再次得聽百姓的敬拜歡喜快樂的聲音」。即是說:「再次帶我回到被救贖立約的百姓的團契中,讓我肉體得以更新」(並不單是「靈魂」)「塗抹我一切的罪孽」(或者,更清楚的,我的叛逆)。

礎]此他在禱告祈求三件事情。(甲)他祈求,為我造一個新的人格。他敢如此求,因為上帝常使萬物更新。動詞「造」只用在上帝身上,永遠不會用在人的工作上;這是我們在創世記一章一節所找到的動詞。神跡就是這樣:赦免事實上是創造!(乙)他繼續說,使我堶戚奐s有堅定的靈(第10節,標準修訂本的注腳)。即是說,他祈求上帝給回他曾經擁有過,但是後來摒棄了的靈,這靈是他在接受割禮,成為上帝新娘的身體一個肢體時,從上帝所得到的。

礎b這堙A靈這個字出現了三次。(甲)我們在第十節找到,那堨峓@與「人格」同義。(乙)在第十一節,我們讀到這句子:「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一位如大衛般願意悔改的罪人,他十分清楚知道他的上帝,且醒覺到上帝不會真正的離開他,雖然毫無懷疑他曾離開了上帝。所以他仍然可以有權,像所有以色列民所擁有的。他宣告:「主的靈在我身上……。」(賽六十一1)大衛得到上帝恩典的經驗,與今日一些人距離何等遠,他們認為人必須重新接受洗禮,才能接受聖靈,但是大衛知道hesed是什麼意思。所以他能宣告:「不要從我拿去你給我的禮物,就是你的聖靈。」(丙)這樣,讓我的靈可自由的回應你恩典的帶領。

瞻@位被赦免的罪人不敢倚仗他的榮譽,他必須讓自己成為上帝的僕人,服侍世人。基於此,(丁)大衛祈求上帝給他一個靈,因而可以像上帝的靈一樣,能給他力量、能力,去過一種愛和服侍的生活,雖然他沒有忘記見證上帝曾為他所作的,赦免他和更新他的生命。這篇詩,本身是上帝的話,幫助我們明白另一個非常重要有關聖靈降臨的事件,就是我們在使徒行傳二章一至卅六節所遇到的。我們必須常常查詢參考舊約,幫助我們解釋新約。

讓我表達我的感謝(五十一13-19)

糧o就是大衛如此宣告的原因:「我會將帶領人歸回的道(新英文聖經)指教那些像我一樣破壞了立約的人,因此罪人必歸順你。」悔改的行動有兩個步驟:(甲)第一步是懊悔,悔改和接受饒恕。(乙)第二步是向人表達愛,順服上帝,並且帶領他們歸回。

礎b第十四節有三個詞,我們不應略過,以為已知道它們的意思。

(一)第一個是流人血的罪。雖然它可以指謀殺,如大衛所作的,但是它不單只作這樣的解釋。第十四節的注腳(死亡)表示有更多的意思,好象以賽亞書一章十五節一樣,那堳我們的社會良心的死亡。流人血的罪是那些我們理應感受到的罪疚感,即如當我們正在吃一頓豐富的晚餐,但是我們知道所處身的社會,它容讓數以百萬計面對饑荒而死亡的兒童的悲哀繼續存在,而我們沒有想及他們時;或者更接近的意思,是當幼小的兒童被醉酒的父親虐待時,視若無睹。

(二)第二個詞是在你是拯救我的上帝一句中。它是我們以前曾遇過的一個陰性名詞(看緒論──立約的上帝)。所以它的意思是「上帝給我力量去為饑餓的群眾和那些受虐待的嬰兒作些事情」。它不是指我個人的救恩。

(三)第三個詞是公義,它的意思是,我的舌頭會高唱現在所擁有的能力,現在我已從服侍自我中被拯救出來,去愛和服侍上帝的孤兒和在各處祂貧窮的百姓(賽一17)。

竄雃野i能,我們現已到達大衛詩篇的結尾。在那種情況下,最後的五節是後來加上的,使他個人向上帝的申訴,成為信徒的群體的敬拜。這些字提醒我們,我們需要上帝的恩典,才能讚美上帝!

上帝阿,我獻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看第17節注腳)。我們兩次遇到「憂傷」這個詞。一個「完全」的心,蘊含著自我的因素,一種自信的感覺,和親近上帝時自義的態度。但是一位悔改的罪人必須首先獻出他的自我,必須受「責罰、擊打、苦待」(這三個詞都在賽五十三4找到),好象受苦的僕人一樣;因為這樣,主阿你必不輕看。賽五十三章的僕人實在被人所藐視和厭棄,但上帝不會如此待他。在耶穌的時代,「稅吏」是將自己放在「立約範圍以外」的人,然而甚至這種丟棄的人也被接納,因為他捶著他的胸,又說:「上帝,可憐我這個罪人」(路十八13)。

糧怮(18-19節),通過懺悔、寬恕和接受上帝的能力,去做上帝所做的事。即使一個個體的再造,卻包含在整個創造的目的堙A比如大衛王的再造,就與歷史中以色列的再造有密切關係。我認為最後兩節是在主前五三八和五二○年間,從巴比倫歸回後至開始重建聖殿期間寫的。聖殿的重建是在主前五一六年完成。在當時,有一龐大的逾越節慶祝舉行,歡歡喜喜的行奉獻上帝殿的禮(拉六16)。在那時刻,約再次被更新,上帝再次在聖所之中住在祂百姓中間。這正是在七十年之後,就是耶利米預言被擄將持續的期間,雖然在肉體上他們已在較早的時期回到耶路撒冷,即被擄後五十年,只有此刻聖殿奉獻的時候,他們與上帝在屬靈意義上的分開,才告終結。因此,整個為救贖以色列民罪惡的獻祭制度,現在才被再次建立,以色列民才能再次過著作為神聖子民的生活,不斷地與神聖的上帝有更新的團契。因此,從這點至與上帝設立聖餐所建立和完成新的約,我們有一個延續,這新的約是祂藉著一個祂所喜愛公義的祭,賜給我們的。



上章 目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