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結書



? 以西結所說的某些預言是否不真確? ?

若他的預言不應驗,以西結書又怎樣納入正典呢?


瞼H西結書二十六3-14記載了一連串關於推羅的預言。經文預言尼布甲尼撒的大軍,將攻陷推羅這個驕傲的商業城。到了二十九18,經文清楚指出,尼布甲尼撒未能攻入離岸的海島城。當時的情況無疑是,居民知道推羅城不能抵擋迦勒底軍兵的圍攻,就攜帶一切貴重物品,離開舊城。他們乘船往離岸的海島堡壘,在當地,推羅的海軍抵擋了尼布甲尼撒的攻擊,阻擋海軍登陸。尼布甲尼撒未能從推羅人民身上獲得財寶,那幾年間經歷到挫折。於是,神容許他進入埃及,並獲得勝利。

繡埳謅G十六3-14,可知經文描述了推羅所受到的兩次懲罰。第三、四節預言推羅受「許多國民上來攻擊」,牆垣及城樓將被拆毀;這預言與迦勒底人的侵略吻合,陸上的推羅城被攻陷。第五、六節繼續指出,推羅城的石頭、磚塊和一切可移走的,都被移走。城市被攻陷後,通常不會出現上述情況;因為一般來說,戰敗的城市被搶掠蹂躪一番,剩下頹垣敗瓦,滿目瘡痍。

簡臚C至十一節特別描述尼布甲尼撒攻城的情形。他圍攻推羅,搶掠城中的一切,將這陸上的舊城完全毀棄。第十二節特別用「他們」(中文和合本作「人」一一譯按),緊接這個主詞的是「必以你的財寶為擄物」;第十三、十四節所繼續記載的攻擊,卻指後來亞歷山大(約主前三三二年)對待推羅海島堡壘的方法。根據歷史記載,亞歷山大的海軍未能攻入推羅的海島(因推羅的海軍實力強大)。於是,亞歷山大改用另一方法,築哩數計的堤,由海岸伸出,到達海島的東岸。亞歷山大的軍隊用盡石頭、磚塊,將一切能搬動的物體拋下海。幾經辛苦,這條堤在數個月後建成了,而推羅海島亦被亞歷山大攻克。因為要築堤進攻,所以亞歷山大的國土擴張計畫受阻延,亦因這個緣故,亞歷山大對推羅海島極盡摧殘的能事,甚至令這海島不能有被重建的一天(14節)。

穡さ磥W,到了希羅時期,陸上的推羅城被重建起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回復昔日的重要性。至於推羅海島,經一次陸地沉降過程而被地中海淹蓋了;在那次陸沉過程中,希律花掉大量金錢而建成的撒利亞港,亦一同沉入海中。到現在,推羅城對開的淺海尚餘一連串黑色的珊瑚礁;這串珊瑚礁肯定不會形成於主前—、二千年,否則就極不利於該處的航運,而海港亦不會在那媬釩堙C現時由岸向海伸出的岬角,可能就是以前亞歷山大所築長堤的遺跡,被海浪沖擦成現在的樣子。至於推羅島,就在一次陸沉過程中沉入海底。據我們所有的證據看來,自從亞歷山大那次對推羅島極盡摧殘的能事後,就再沒有任何形式的重建工作在島上進行了。從上述資料看來,以西結書二十六章所預言的事件,雖然沒有在以西結的時代應驗,卻在後來完全成就,即是先由主前六世紀時的尼布甲尼撒,後經主前四世紀的亞歷山大使其成就。

瞼H西結書二十九17-20所記載的預言,提及尼布甲尼撒擄掠埃及,究竟這個預言是否有應驗呢?本章八至十六節預言了埃及地將被外國侵略者蹂躪一番,從北至南,自北部尼羅河三角洲的密奪,以至南部的阿斯旺,都被敵人摧殘。有四十年之久,埃及都受外敵侵略,甚至有很多埃及人逃難至外地。

穡鴗F十七至二十節,神向尼布甲尼撒個人作出一個特別的承諾:尼布甲尼撒王在攻打推羅一役中沒有收穫,神便容讓這王在埃及獲大勝利,以作補償。基大利於主前五八二年死後,有一些猶太人劫持耶利米逃往埃及,而尼布甲尼撒就長驅直入,搗破埃及地的猶太難民聚居地。在耶利米書四十三8-13,耶利米自己也預言尼布甲尼撒將直搗埃及,在答比匿或猶太人所聚居的其他地方,將被尼布甲尼撒蹂躪。尼布甲尼撒將大施屠殺,燒毀猶太人的房子,並將他們據走。

礎b討論猶太人的事情時,以西結通常應用約雅斤的年號來指明事情發生的時間。但以西結書二十九17-20的情況有所不同,先知于此處提及的「二十七」,極可能是指尼布甲尼撒在位的第二十七年,卻非約雅斤的年號。因為尼布甲尼撒於主前六O五年被加冕為王,故第二十七年應是主前五七八年。尼布甲尼撒極可能於這一年開始進侵埃及,而接著的四十年,就在第十一節有所預言。因此,到了主前五三九年,迦勒底人的侵略便停止了,而埃及也不再受到摧殘,這時候,巴比倫已敗于古列之手。受到迦勒底人侵略時,埃及無疑加以抗拒,但在迦勒底人大事蹂躪之下,埃及無法使國家恢復元氣,亦無力將侵略者驅逐。

簫{勒底人入侵埃及這段歷史,無論埃及或波斯人的檔都沒有記載,故此希臘史家無從得知上述史實。然而,猶太歷史家約瑟夫有提及尼布甲尼撒於主前五八二年左右進侵埃及。雖然這個年份似乎比戰役發生的時間早了一點,但不能據此而認為約瑟夫的記載只是虛構杜撰。最近從考古發掘到的古代文獻,包括巴比倫的楔形文字及埃及的象形文字寫成的記錄,都證明約瑟夫的記載屬實。畢賽斯(Pinches)發掘到一塊寫有楔形文字的泥版(由Pritchard翻譯,刊于ANET,P.308),上面記著尼布甲尼撒其中一次侵略埃及的戰役,當時是尼布甲尼撒的三十七年(主前569或568年)。Nes-Hor是古埃及王Uahib-Ra統洽期間的一個將軍,巴黎羅浮宮收藏了一塊寫有Nes-Hor的墓誌銘的石碑,堶掠O載「北方的軍旅」及亞洲人侵略尼羅河各地,並沿河穀南下,直達古實疆界。不過,這份墓誌銘並未說明是次侵略的年份。

竅Y些學者認為以西結的預言沒有實現,但從埃及和巴比倫的古代文獻可知,那些學者的懷疑論調實難以成立。他們亦必須承認,以西結書二十九15作出關於埃及的長期性預言,的確實現了。迦勒底人壓迫埃及達四十年之久,到了主前五三九年,巴比倫敗于瑪代波斯。然而,古列之子甘拜西並沒有讓埃及有喘息的機會,他揮軍進攻埃及,並在主前五二五年將埃及納入瑪代波斯帝國的版圖內。在瑪代波斯帝國統治下,埃及只有幾次獲得獨立自決,但這些局面都只不過是曇花一現,轉瞬間又受制于瑪代波斯。直到主前三三二年,亞歷山大大帝攻克瑪代波斯帝國,至主前三二三年,亞歷山大駕崩,多利買王朝取得埃及的治權。此後,埃及即由多利買王朝統治,到主前三十一年為止;在那一年,克麗奧佩他的海軍于阿克田之役敗給亞古士督。由此時開始,羅馬人統治埃及,至拜占庭時代為上。西元六三0年,阿拉伯統治整個尼祿河谷地。換句話說,由尼布甲尼撒時代開始,以至我們現今的世代,埃及國從沒有長時期由本土人統治。由此看來,以西結書二十九15提及埃及「必為列國中最低微的」,經已應驗了。

礎靬韞H西結書四十至四十八章,主要講及在耶路撒冷的摩利亞山,將會興建一所聖殿。事實上,直至目前為止,這幾章聖經所預言的,尚未成就。無論如何,本書將會有專文討論這個問題,作出解釋。在基督統治的千禧年開始之際,以西結這個預言便應驗了。由此看來,以西結書所載的,並非假預言。




? 以西結書二十八章提及的「推羅王」是誰?「推羅王」與撒但有沒有關係呢? ?



瞼H西結書二十六及二十七章,已特別預言了腓尼基海港推羅的下場,指出尼布甲尼撒將陸上的推羅毀掉(二十六6-11),而亞歷山大將摧毀海島推羅(二十六3-5、12-14)。二十六15-21,以及二十七全章,提及那些與推羅有貿易的國家及城市,都因推羅潰敗而在商業及經濟上受到嚴重影響。哀悼推羅傾覆,及痛哭世界貿易受損,就成為上述兩段經文的高潮。在啟示錄十八章以更感人的筆觸再帶出這兩個主題。啟示錄十八章栩栩如生地描繪了末日的巴比倫傾毀於一旦,而世界上所有的商業城都為此痛哭不已。

糧o古代貿易的中心——無論推羅或巴比倫——的潰敗,都預表了末日時代,這世界是不敬虔的,其物質主義的文化將會傾覆。因經商而賺獲財富,並因而引起的奢華享樂,都令我們的文化走向沒落之途。那些為享樂而出賣自己靈魂的人,其希望變成泡影而幻滅。從這個角度看來,推羅是啟示性的象徵,顯出末日大災難時,這世界最終的悲慘情景。

織`著這個方向,我們繼續研究第二十八章。第二節引述「推羅君王」(nagid)的說話:「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神就回答他說:「你雖然居心自比神,也不過是人,並不是神。」從這兩句對話可知,推羅王驕傲愚頑,他看自己及所喜愛的物欲,比神更為重要。推羅王實在愚不可及,竟以為自己比統管這個宇宙的全能創造主更為重要。事實上,所有未得救的人類,都沒有屈服在神的統管底下,不以神為他們的主宰。

礎]為推羅的發展蓬勃,所以一提及推彙,就使人聯想到商業發達及物質富裕。神嘲弄推羅,說:「看哪,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甚麼秘事都不能向你隱藏。」(二十八3)推羅人生活奢華,用金錢買得大量財寶;在這方面的成功,推羅遠超世上任何商業中心。這個愚頑的世界,卻將貿易發達等同為真正的智慧。在商業上,推羅的確成就驕人,但勝利亦沖昏了推羅人的頭腦,使他們以為自己就是神明般大有能力。他們認為財富能帶來安全與權力,再無須神來保護眷佑。「因你居心自比神,我必使外邦人,就是列國中的強暴人(即是在尼布甲尼撒領導底下的迦勒底人),臨到你這堙C他們必拔刀砍壞你用智慧得來的美物,褻瀆你的榮光。」(7節)

瞼H西結書二十八12-15描述推羅如何自滿自足。於是,神對推羅王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你曾在伊甸神的園中,佩戴各樣寶石……」(12-13節)換句話說,推羅人所要求的,就是用金錢可購買的貴重寶物;推羅人毫無滿足地渴求這一切,以為各式寶物就是他們的樂園。因此,當推羅人擁有大量寶物時,就以為自己可以在地上享受天堂般的福樂。第十四節繼續說:「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神的聖山上。」

推羅人自以為有高超的道德水準,因他們認為,他們之所以如此富有,乃在於他們有完全的倫理。他們認為財富就是完美倫理的賞賜——他們所以為的倫理,這是符合那些頭腦精明的生意人的要求。第十五章指出,「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到後來,這個驕傲的城受迦勒底人無情地擊打,被巴比倫的戰士蹂躪。這時候,他們才發覺,以往都是自欺。推羅人正以為自己安坐於神(或他們自己的神巴力)的山上,但他們受到神公義的審判,從山上被趕下來,飽受摧殘。

簫n將這段聖經所說的推羅王等同于推羅王朝的任何一位君王,實在沒有可能。正如以賽亞書十四章所指的「巴比倫王」一樣,以西結書二十八章的「王」,是對推羅城邦的人民或政府的擬人化稱謂。至於推羅王是否與撒但有關,我們需查看聖經的根據。提及推羅王時,聖經並無暗示他就是地獄之子。綜覽聖經,不能找出某一句經文是單單應用以指撒但,而非提及推羅城的統治者。雖然有一些學者認為,以西結書這章是倒敘撒但在墮落之前的工作,以及被逐出天堂之前的身份,但這等學者的意見只是憑空推想罷了。縱使這章經文有頗多以誇張手法寫成的語句,但只不過是用來形容推羅富豪如何自滿自足。對於那些視財如命的人來說,寶石、金銀足以令他們飄飄欲仙:他們甚至以為,財富就是衡量善與惡的指標。無論如何,在此必定要指出,任何人(或文化)向物欲出賣了他自己的靈魂,就受撒但轄制了。另一方面,這人(或文化)就必分擔魔鬼所承受的至終審判及永遠的敗壞(啟二十10)。




? 以西結預言中的聖殿與動物獻祭 ?

以西結預言中的聖殿(四十一四十四章)有何重要性?因為耶穌死亡,已買贖了這世界的罪,那麼,為何要在將來重申動物獻祭呢?


糧o條問題,假設以西結書所預言的,是將來的聖殿。這個假設是正確的,因為直至目前為止,這所聖殿還未建成。主前五一六年,的確有一所猶太聖殿建成了,那時,剛好是以西結髮預言(約主前五八O年)之後。然而,第二所聖殿與以西結預言的聖殿,在外觀及所占範圍方面,均有歧異之處。後來,希律大帝興建了一所宏偉壯觀的聖殿,但第三所聖殿也不吻合以西結的藍圖。自從主後七十年聖殿被毀以來,再沒有猶太聖殿佇立於耶路撒冷的聖殿原址了(只有一所回教寺)。另一方面,我們亦沒有可能將這五章聖經所詳細描繪的聖殿(比王上六、七章所描述的第一所聖殿,更為詳盡),視為象徵著新約時期的教會——基督屬靈的殿宇。

禮畯怚i從那個國度,理解以西結書四十三18-27所提及的獻祭呢?這幾章經文特別提及燔祭('oloi)、贖罪祭(hatta'ot)及平安祭Selamim),上述祭祀都是舊約時代常常舉行的,那時候,基督尚未死在十字架上作為贖罪祭。希伯來書十11-14已告訴新約信徒,舊約時代的祭祀,本身未足以從內堬M潔信徒的罪。舊約時代的祭祀,都指向新約時代救主在加略山上的犧牲獻祭。因此,舊約以色列信徒所奉獻的祭祀,就像預簽支票一樣,是無限制地向基督借貸,基督將來為他支付。基督的血,為世人傾流,一次過買贖了得救者的罪,再毋須在壇上宰殺祭牲以向神獻祭了。

簧睅琱W文看來,以西結書四十三章所提及的祭祀,與贖罪毫無關係。祭祀的功能,相等於主餐,而主餐是基督設立的,使新約教會的成員透過主餐合而為一。守聖餐所用的酒和餅,就是為此用途。主耶穌說:「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林前十一24-26)到了千禧年時期,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會重掌地上的權柄,設立神的治權。那時候,本以酒和餅的主餐所代表的信徒合一,將被甚麼方式取代呢?顯然是流血的獻祭——但不帶有舊約時期的救贖意味。

瞼H西結書四十三章關於獻祭方面的字眼,誠然是與摩西律法所用的一樣,但含有嶄新的意義。舊約先知用這些獻祭的字眼,是因為舊約希伯來信徒不瞭解千禧年的祭祀,先知就用這些字眼作為類比。以西結書這奡ㄓ帣蔽薑霅悸漲r眼,也和其他與末世有關的字一樣,需要因應那新世代的新情況而加以淨化,並賦予以意義。縱然如此,千禧年的聖殿將有著勝利凱旋及神學上的含義,卻非指將來再有一位救贖者,獻上犧牲救贖的祭。聖殿的功能,就是敬拜及讚美的中心,為彌賽亞榮耀世代的所有國民而設。那時候,基督已再次來到世上,為神管理世界一千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