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與人之間」



? (一)基本觀念 ?


  世界上一切戰爭禍患,皆因人與人之間各種問題而發生。前面我們曾略為提及,因為人常是以「自我為中心」,於是各種複雜問題便接踵而來。雖然有時人們也會高呼「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口號,但卻不一定做得到。「人人為我」是事實,而「我為人人」常是相反的只知「我為自己」。因此,如何能使各人不為自己而為人人呢?除非我們對人與我之間的基本問題正確的認識和觀念。並要尋求可行和當行的方法。孔子曰:「己所不欲,則勿施於人」。這是起碼的人我相處之道,最少不至引起衝突,製造糾紛。雖然孔子也曾說過「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積極性的為人之道,但既被認為「仁者」之事,「凡人」就不易做到了。其實這並非有什麼難能之處,像耶穌基督曾勸告世人說:「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這豈不是近情合理,誰也可以做得到的嗎?這也不是理論,只要有「推己及人」之心,就會把人與我之間的距離縮短成為「人我無間」地「人就是我」「我屬於人」了。

  關於人與我的關係,應有三個基本的正確觀念

  一、先有人,後有我——無疑的,當我沒有出生之前,已有了許多「人」。父母只是許多人之中的兩個,是靠那許多人的養活、教育、幫助,才能長成、自立、結婚、生孩子。因此我們除了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以外,也應當感謝許多幫助父母的人。先有人,後有我;先有許多的人,才能生長我。

  二、我先受惠於人——再無疑的,我是赤身露體來到這世界上,如果出生那天沒有助產醫生和護士,母親和我也可能因難產而死亡。剪斷肚臍帶的剪刀,包裹嬰孩的紗布等等,無一不是別人為我預備好的。就是母親,如果沒有長奶的東西吃,我也會因自幼奶水不夠而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更不論以長以教,事事先受惠於人,乃有今日。

  三、人群大,我身小——更無疑的,先我而在而加惠於我的是一個大團體,而我只是孑然一身而已。彼大我小,彼尊我卑,天經地義,無可否定。那末,尊大為長,以小事大,自亦理所當然而不能不自謙了。

  人與人之間,有兩方面的關係,一是橫面的關係,如兄弟朋友同事。一是縱面的關係,是上下尊卑之間的關係。一個人若能把縱的關係維持得好,則他對於橫的關係自必良好。例如:一個人能孝親,則必愛其同胞。一個人目無尊長,自必無法無天。聖經記載,敬畏神的人自必遠離惡事。經上記著說:「在白髮的人面前,你要站起來,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華。」這媗膆隉A敬老是由於敬神出發的;敬老是建在敬神的基礎上。因為敬畏神,人才看見人的地位和尊嚴,人才會互相尊重,同情互助。反之,在一個不信神的社會堙A在唯物主義者的心目中,人不過是工具而已,而老年人已失去生產的能力,是社會的消費者,是一個廢物而已。人已經失去了人性的尊嚴與地位,人不過是國家生產的機器。人不是神所創造的,只不過是高等的動物。試問,在這樣的社會堙A只講矛盾鬥爭、利用,怎能產生人與人之間的真正關係呢?孝親與敬老的基礎早已剷除淨盡了,即使尚有所謂「孝親?B敬老、親愛、真誠」等類的事,也不過是資本主義與宗教思想所剩餘下來的東西,遲早也必會逐漸消失的。

  所以從宗教的立場來講,
要建立人與人之間的良好關係,必須先建立神人之間的基礎。沒有這基礎,則任何公共關係不見得都是真誠的,可能是人的一種手注和做作而已,大家還是加以防範才對。寫了這許多,總不及耶穌基督的話有意義、有權威、有啟發,耶穌曾說:「你要愛主你的神;其次,要愛人如已。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愛是命令的總綱,愛是聯絡全德的。

  耶穌本人不但溝通了神人之間的關係,他也樹立了人與人之間公共關係的楷模。他為人的宗旨乃是:
「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固然我們不能夠全做到像耶穌,但若能抱定「乃是要服事人」的宗旨,那末什麼「人與人」之間的良好公共關係都會建立起來了。



? (二)人倫關係 ?

  本來人與我的關係有「五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事實上這所謂的五倫並不是人人都有的。極大多數的人不做官,沒有君臣之份,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大都只是半世,並非一生。亦有子然一身而終,或鮮有兄弟者。王老五、獨身女,也沒有夫婦關係。說來說去,只有朋友一倫倒是自幼到老都存在與需要的。因此我們現在當依一生實際的情況,把人與我的關係分為五種:

  一、親人,以「血統」為根據,包括內親和外親的關係。
  二、鄰舍,以「地域」為根據,包括隔壁的鄰居和出門時的同舟、同路人。
  三、朋友,以「人事」為根據,包括一般的和特殊的朋友交往。
  四、路人,指素不相識的人,包括近在眼前或遠在千里的一切素不通問謀面的陌生人。
  五、仇敵,指因利害衝突而彼此恨惡仇視的人。

  就一般情形言,每人的一生都有這五種人事關係。現在試略述這五種人事關係應有的態度:

  親人與我由於家庭生活親切的關係,由內親而外親,雖都統稱為親人,卻又有親疏的分別。大體上乃以血統接近的為親,其次的為疏。親人與我的關係有兩種,一是基於家族的「名份」關係;一是基於自身的「感情」關係。事實上自身的感情超過家族的名份。同是子女,為父母的卻有喜惡之不同。說穿了不過是父慈子孝,父若不慈,子便不孝了。因為人情原是如此,所以千古稱為大孝或純孝的人便少得可憐了!父子至親尚且如此,其他更可知了。

  在這塈畯抸雪礅出的有兩點:所謂親人之當親,應注重彼此之間的感情,名份是在其次。所以孟子警告說:「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高,離則不祥莫大焉。」不過,親人既然有名份,那未各守其本份,如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婦隨之類,各盡其份,則能和睦相處。相處之道,除不責善之外,孔子也主張「父為子隱,子為父隱。」這種彼此隱惡揚善,也是基督教的「彼此切實相愛」的道理。

  鄰舍與我俗話說:「遠水難救近火。」又說:「遠親不如近鄰。」因為人生是現實的,即如父子、兄弟、夫婦之親,若不住在一起,有疾病或需要緩急時,便不如鄰舍之彼此相助了。於是人生不但需要親人,更需要鄰舍;因為親人可能不在身邊,而鄰舍卻在附近。鄰舍的功用是緩急相濟,守望相助,這即所謂「德鄰」。德鄰必須以德相交;所以孔子曾說:「德不孤,必有鄰。」而耶穌則告誡說:「當愛你的鄰舍。」「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中國禮記有「鄰有喪,舂不相;埵麻l,不巷歌」的規定。路加福音十五章四至六節,耶穌也比喻說:「你們......去找失去的羊......找著了......就請朋友鄰舍來......對他們說,我失去的羊已經找看了,你們和我一同歡喜罷。」羅馬書十二章十五節也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這就是「苦樂與共」的善鄰之道了。

  由於人生苦難的日子多,救助是隨時隨地需要的,所以耶穌就把鄰舍的要義指為「患難的相助」,在路加福音第十章堙A指明「落在強盜手中」的人,他的鄰舍就是那會憐憫他、救助他的人。

  朋友與我俗語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如果這句話可靠的話,那麼朋友就比父母更重要了,因為朋友是到老的,父母卻不能一生照顧我們。而人生出門也比住家的日子多。朋友原有「益友」與「損友」之分;也有「道義之交」與「酒肉之交」之別。孔子告誡世人要交益友不可交損友。益友就是「友直、友諒、友多聞。」孟子說:「友也者,友其德也。」又說:「責善、朋友之道也;父于責善,賊恩之大者。」他也主張父子之間不責善,但朋友之間的責善卻是應當的事。此外,大家也知道「朋友有通財之誼」,泛泛之交便沒有通財之誼。



? 朋友之交有四個要旨 ?

  第一、要交益友,不可交有害的朋友。這就是聖經上所說的:「濫交朋友的,自取敗壞;但有一朋友,比兄弟更親密。」(箴十八:24)

  第二、要交有品德、有學問、正直、能諒又能責善的朋友。聖經也說:「鐵磨鐵,磨出刃來,朋友相感,也是如此。」(箴廿七:7)。又說:「膏油與香料,使人心喜悅;朋友誠實的勸教,也是如此甘美。」(箴廿七:9)

  第三、要有彼此幫助,緩急通財之誼。聖經也說:「好施散的,有多人求他的恩情;愛送禮的,人都為他的朋友。」(箴十九:6)

  第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朋友有所謂「刎頸之交」,「生死之交」,這是友情的最高境界。此種友誼,自古就有,所以禮記有「父母在,不許友以死」的勸告。「士為知己者死。」這當然是難能可貴的。所以耶穌也曾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約十五:13)。又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於此可見耶穌是友情最高的典型,做耶穌的朋友便最有福了。

  路人與我親人、鄰舍、朋友,都與我有或親或疏、或大或小的關係,凡不屬於這三類與我痛癢不相關的,那就是所謂「路人」。路人者,在路或過路之人也。不過,人是感情的動物,鄰舍、朋友也常常是從「萍水相逢」「邂逅相遇」而來的。俗語說:「路遇不平,氣死旁人」;史記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聖經也記載耶穌舉例說朗一個路人幫助了一個落在強盜手中的人。所以若在患難中,路人便可以成為鄰舍、朋友、親人了。

  每一個人既然不免出門在路,也難免有不測之事,那未出門靠朋友,在路就要靠路人了。因此,我們日夕奔走于世路的人,必須記住白居易在琶琵行詩中的名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仇敵與我人生固然不願意有仇敵。但因人性是自私貪婪、傲慢的,所以在名利場中,或有意或無意地「樹敵」「成仇」也是尋常的事。說來奇怪,所有的仇敵都不是天主的,沒有一個仇敵不是從親人、鄰舍、朋友反目而來的。這一事實,說明了造物者並不曾替人類製造仇敵,仇敵都是人類自己造成的。

  「俗語說:「冤家路窄」,又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說明了一個人有了仇敵就有許多的痛苦和災禍。因此,自古也有「化敵為友」的勸誡。然而,化敵為友不是容易的事。中國自古雖然有「以直報怨」和「以德報怨」的主張,卻沒有具體的做法,只有耶穌立下了兩條具體的做法,他說:「你們若單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因此他又說:

  第一、「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大五:43)

  第二、他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太五:39)。羅馬書十二章二十節也說:「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我們相信,誰能遵行耶穌和聖經的訓誨,誰都能夠把任何仇敵化為良友的。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